校长信箱 xzxx@sxmu.edu.cn
书记信箱 sjxx@sxmu.edu.cn
新闻中心
山医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山医新闻 >> 正文
【援鄂手记】郝成丽:在武汉,从陌生走到胜利
发布时间:2020-03-20稿件来源:第二医院 点击次数:字体大小:

【人物简介】郝成丽,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血管外科主管护师,第七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2020年2月21日,天气阴雨。

今天是我来武汉的第三天,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房间里有一些湿冷,我裹上厚厚的衣服整理行装,准备上岗!

由于自己的专业是外科,对内科疾病和穿脱隔离衣的相关知识和技术掌握不是非常熟练,出发前的我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复习流程,生怕自己在哪个环节出现纰漏。一切准备就绪照着镜子鼓足劲儿给自己喊了一声加油!一天的工作拉开了帷幕!

到达武汉市肺科医院门口,带队李亚琴老师调皮的说,第一天上班我们合个影吧!间距必须保持一米呦!眼前这个笑呵呵的胖姐,总是能量满满,让我崩得紧紧的内心瞬间舒缓。

来到科室更衣室,我们整理好着装,穿过清洁区走廊,进入病区,此刻的自己还是止不住的忐忑。肺科医院负责对接的老师耐心详细的给我们讲解工作流程,每个环节需要注意的重点,我们都凝神细听,生怕错过哪个细节。

交接结束后,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始,胖姐主动要求先进舱,穿洗手衣,穿防护服,穿隔离服,戴手套,护目镜,一步一步,井井有条。舱外坚守的我们开始接诊,处理医嘱,领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好奇妙。由于穿着厚重的衣服,没一会儿就汗流浃背,觉得呼吸不畅,口干舌燥。此时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我努力让自己平静,调整呼吸,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可以坚持下来!

对讲机里的胖姐也是气喘吁吁,但仍旧能感觉到她饱满的状态,新收治的患者需要静脉输液治疗,虽然穿着厚重的隔离服,戴着四层手套,但胖姐还是顺利穿刺成功,小伙伴们有不由得在心里给胖姐鼓掌点赞!

忙忙碌碌到了下班的时间,胖姐终于出舱,脱掉隔离服的她,后背被汗水湿透,鼻梁两侧让眼镜压出了深深的压痕,看着真是让人心疼。值得高兴的是,我们作为第二医院援助武汉肺科医院第一组上岗的人员,圆满的完成了第一天的工作任务!

一切收拾妥当,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七点,每个人都疲惫不堪,看到了远处的落日,心里异常的宁静和舒适。一进酒店就看到了山西老乡援助来的大箱小箱的吃的用的,每一天都在被这样的瞬间感动,知道家长的亲人在和我们一起战斗,在等我们回家。满身的疲劳瞬间消失,真庆幸自己生长生活在这样有爱的国家有爱的集体!

回到房间,洗澡消毒,84浸泡衣物后才开始吃东西,一向在家挑食的我瞬间觉得所有可以吃的东西都是人间美味,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吃饱稍作休息,接到通知,全体党员召开党支部会议,今天会议的主题是正式成立山西省第十一批援鄂医疗队党支部,并重温入党誓词,当李耀平院长带领全体党员发生宣读入党誓词的那一刻,自己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我骄傲,我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员,也庆幸,我能有幸为祖国和人民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会上大家对新病区开科第一天的工作情况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各抒己见,相信未来的工作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下会越来越好!

回到房间晚上九点半,奋战在天津抗击疫情一线的哥哥和我视频通话,嘱咐我工作注意事项,一向坚挺的我瞬间泪流满面,哥哥嫂子全部都是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家里上上下下,年幼的两个孩子还需要照顾,这些全部都落在父母身上,但是他们却毫无怨言,鼎力支持我们的工作,爸爸说,这个时候国家需要你们,定当义不容辞!

没一会儿,爱人发来消息,三岁的女儿在家出奇的乖巧懂事,让我放心。在一线奋战的我固然辛苦,但留守在家里的亲人也实属不易,婆婆去年刚做完手术,家里一切事务又不得不交由她打理……爸爸妈妈,你们辛苦了,等儿媳打赢这场仗回家和你们团聚!

我最爱的孔妈妈也发来消息询问我第一天工作情况,字里行间让我感受到一向待我如孩子的她心里的不舍和牵挂,却又让我士气满满!孔妈妈不辞辛苦去探望家里的亲属,送去组织的关怀和问候,此刻的我深深的觉得,支部就是我的娘家!

此时已是凌晨,奋战在天门一线的董红霖主任给我发来嘱托,鼓励我要坚强,努力完成各项工作,不要辜负第二医院血管外科党支部给予我的厚望!

窗外的武汉,宁静,舒适,下起了小雨,熟睡的人,被雨水打湿的马路……忽然间爱上了这座城市,待你车水马龙时,我定会与相拥,不再是一米的距离!

最美的距离,是我和你的心,分分秒秒在一起!

晚安,武汉,晚安,世界!

2020年2月24日,天气晴。

来武汉第六天,一切步入正轨。

凌晨两点,整理好行装从酒店出发去医院,今天就要进舱了,一路上莫名的兴奋,在脑子里一遍遍的回忆穿脱隔离衣的流程,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还是默默的给自己加油打气,Fighting!

到达医院,穿过病区走廊,站在隔离病房门外,我和姚姐开始做进舱准备,穿洗手衣,戴第一层口罩帽子,检查手套密闭性,戴第一层手套。穿隔离服,戴第二层手套帽子,第二层手套……一切都按照流程一步一步进行,队友们站在身旁帮忙检查,生怕有哪个细节被疏漏。病区空调吹着暖风,此时隔离服里面的我身体开始发热,呼吸急促,最后一层隔离衣穿上,戴上护目镜,我已气喘吁吁,感觉自己的肺活量已经达到顶峰!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穿过通往隔离病区的门,进舱了!

呼吸困难、头晕,感觉自己很快就要窒息了,我强撑着走到窗户边,努力调整呼吸,猛吸一口气,再缓慢呼出,一吸一呼一吸……

半小时后,慢慢适应,和前一组的伙伴们交接结束后,开始工作!巡视病房,核对患者信息,核对血标本,病区消杀…平日里看似简单的工作,在厚重的隔离服下显得格外困难,有感染病房丰富工作经验的姚姐一直教我如何调整状态,自己也“渐入佳境”。忙忙碌碌到清晨六点,开始采集晨起血标本,戴面屏,再加戴一层手套,操作起来很是笨拙,但庆幸还是一次穿刺成功,患者大娘一直在感谢,口口声声说,山西人民真好啊!谢谢你们!我打趣的说,那等疫情结束,带我们吃一碗正宗的热干面就心满意足啦!病房里传来笑声一片,让我心里暖暖的,所有的疲惫瞬间荡然无存。原来被人需要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天亮了,这座英雄的城市还在沉睡,没有早高峰,没有车水马龙,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站在病区的走廊里,心里异常的宁静……

“你好,你好,进舱的姐妹,帮忙采集一下12床患者信息,记录一下联系人姓名及电话,收到请回复,谢谢!”对讲机里传来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好的,收到!”快速回复后来到病房,开始采集信息“阿姨,您好,由于您住院需要,您可以告诉一下我您家里联系人的姓名和电话吗?”。12床患者是位中年女性,看起来很是干练,她愣了愣神,和我说:“姑娘,我们一家全部被隔离了,现在没有可以联系的亲属……”。站在床旁的我顿时语塞,不知该如何是好,点头示意后离开病房。

这场疫情改变了多少家庭,又改变了多少人生,不得而知……但是我坚信,自己的一个动作,一声问候,一个眼神,就会给他们带来勇气;每一次巡视,每一次病情观察,就会给他们带来希望!黎明的曙光就在窗外,我们一定会等到雨过天晴,风和日丽!

清晨八点,交接结束,进入关键环节,脱鞋套,脱隔离衣,脱护目镜,脱防护服……每一步每一个细节都像是电影里拆弹专家一样小心翼翼,等到脱掉最后一层口罩帽子,瞬间觉得世界好明亮,出隔离舱酒精喷洒到身上的那一刻觉得像是夏日里的一股清凉,让人觉得幸福原来如此简单明了!

能健康,能自由,能被需要,能给别人带来帮助,我很满足!

期待更好的自己,也期待满血复活的武汉!

2020年2月29日,天气晴。

来武汉第11天。这些天的武汉,小雨淅淅沥沥不停,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小姑娘,无处倾诉……我的思念也开始泛滥,远方的你,还有你们,都还好吗?

你说,太原都解放了,再坚持一下,离胜利不远了!听到这样的话是何等的欣喜,自己也不止一次在脑海里构想打赢这场硬仗后欢呼雀跃的场景,也不止一次想到和亲人团聚时喜极而泣的画面,我想,应该快了吧……

前天队友生日,收到驻地联络员送来的蛋糕,我们都分外惊喜,条件有限,用饮料瓶和水果做了简单装饰,关掉走廊灯,打亮手机,大家齐声唱生日快乐歌,其乐融融的样子像极了一家人,心里分外的温暖。然而,唱着唱着大家就都哽咽了,昏暗的灯光里,看到每个人眼角闪着泪光,我的心里五味杂陈,也许,大家也都在思念;也都在盼望……

肺科医院的工作也正式吹响了号角,入院、转诊、危重病人接踵而来;吸氧,监护,呼吸机,胃管,尿管……各种操作应接不暇。防护服里的喘息,护目镜里的汗珠,不厌其烦的宣教,安慰……所有的人都神经紧绷,疲惫不堪,但仍旧有条不紊,细致入微。

这就是我们,“战争”岁月里的我们。

昨晚夜班,接班时就被告知有一位特殊患者,养老院送过来的孤寡老人,一整天未进食,拒绝交流。走到病人床旁,发现床上居然没人,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定了定神才发现,原来患者蜷缩在被窝里,骨瘦如柴的样子让我震惊!我试探着和他交谈,不论我说什么,他都拒绝回应,一直躲在被窝里,甚至连一个示意的动作都没有……我有些无奈,用接近央求的语气和他交谈,

“大爷,您吃点东西好吗?不然您扛不住的!”

没有回应……

“大爷,您不吃东西就得打吊瓶,得扎你好多针,好痛苦的!”

没有回应……

同病房的人也开始劝我不要理睬他,我也有些手足无措。

“大爷,您是觉得不想吃还是饭不好吃啊?”

这时,这位倔强的老头儿终于从被窝里探出了头,怯生生的望着我,说:“不好吃!”

听到他愿意开口说话,内心还是欣喜不已,“大爷,那你想吃什么,你告诉我,我可以让别人帮你做,给你送过来!”

又恢复到没有回应……

是怎么样的经历让他变成这样,他的内心又背负了哪些无法言语的故事……

这就是他们,“战争”岁月里的他们。

深夜的病房,长长的走廊里分外的安静,每个人都默不作声,有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低头玩手机,有饱经沧桑的老人辗转反侧,每个人都若有所思,看起来心事重重,我想靠近他们,想给些安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生怕一个不小心的问候,打断这片宁静……

深夜的武汉,雨水打湿的街道,车窗外的路灯,远处高楼里的星星点点的,一切美的像个安静女孩……

我和你,那些岁月里的我们,敢爱敢恨。低着头,期待白昼,哪怕逆着光,也要驱散黑暗!

2020年3月6日,小雨转阴。

来武汉的第十八天。这些天,鸟语花香的春天踏着轻盈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远处的树枝上仿佛看到了跳跃的鸟儿,闭上眼睛似乎可以闻得到淡淡的花香,这个春天,比往年似乎要来的晚一些。这个春天,我们在武汉。

这些天,新闻里刷到每日锐减的数据,是件多么喜人的事情。我们像孩子一样欢脱!琳芳姐说,每天少两千,现在还有两万多,照这样的速度,再有十天,我们就可以回家啦!我们听了,都欣喜的大笑起来,越笑越开心,像是真的看到了胜利的场面!笑着笑着,却都哭了……

这些天,我们想家了……

这些天,我的小安七,乖巧懂事,像个小大人。视频里的她,长高了,长胖了,每天都在等我和她说亲亲晚安。奶奶说,小丫头做游戏都在拉着行李箱,说我要去武汉了,我要去和妈妈一起工作啦!我的乖乖,妈妈好想你……

这些天,一切都逐渐步入正轨,工作需要,我们荣耀的成为了“夜场专业护”,接踵而来的是失眠,这个在我看来从来不会困扰我的麻烦,却真的来了……整宿整宿,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多亏老班长赠予一颗“林丹妙药”救我于水火,让我有了一晚久违的完整睡眠,从来没有觉得,能睡个整觉是件如此奢侈的事情。

这些天,我们被感动着。

下夜班回到酒店,化身为餐厅老板的驻地联络员宗老師让人忍俊不禁,迎面递过来一碗热气腾腾热干面,“快吃,趁热快吃,好吃着呢!正宗武汉热干面呦!”那一瞬间,我手足无措,端在手里的热干面香气满满,我闻到了家的味道……

接送我们上下班的大巴司机,是个年轻人,话不多,车里的CD总是循环播放着好听的歌曲,每次下夜班的路上,坐在他的车里,心里总是那么安静。下车时,也只是相视一笑,简单的一句谢谢,就此别过。一次机缘巧合的出行,需要去另外一个驻地拉取救援物资,我们跟着这位可爱的司机小伙儿走上了武汉长江大桥,“游览”了黄鹤楼,感受了有温度的武汉。那天,我看到了不同于往日的他,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他也开始侃侃而谈,每路过一个地标建筑,都会刻意减慢车速,用一口浓重的武汉口音给我们介绍讲解。车里的音乐也变了风格,不再是夜班路上的静谧风格,有了摇滚乐,也有了TOP排行榜。我打趣的说,大哥,你怎么突然换风格了?含蓄的他,笑了笑说,知道你们今天休息,换点音乐,放松一下子嘛!涌上心头的温暖,让我热泪盈眶,在武汉奋斗的日子里,有他们默默的陪伴,我们不再孤单……

这些天,我们被牵挂着。

收到了科室费劲周折帮我筹集来的口罩,我喜极而泣,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收到了好友寄来的防雾喷剂,我满心欢喜,不知该如何诉说内心的感动。召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远程视屏会议,看着一个个笑脸在屏幕上闪现,听着一句句牵挂的声音,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知道,亲爱的娘家人,在等我回家!

都说,春暖花开的时候,这场“战争”就要结束了!

你看,花红了,柳绿了,我们真的要胜利了!

这些天的我们,都很好!

远方的你们,还好吗?

2019年3月11日,天气晴。

来武汉第二十三天。敬爱的习主席昨天来到武汉视察工作了,在火神山医院考察时,他对医护人员说:“你们都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我看不到你们的真实面貌,但是你们在我心目中都是最可爱的人,我代表党中央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慰问,致以崇高的敬意。”“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些画面,你们摘下口罩后,脸上伤痕累累,看了让人心疼。你们是最美天使,是光明的使者、希望的使者!”

我在手机里把这个画面重播了好几遍,热泪盈眶的自己,涌上心头的温暖不言而喻……

今天轮休,昨晚下班回来没来得及梳理,倒头就睡。醒来时的窗外,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不由得心情大好,来武汉的这些日子,一切都“渐入佳境”,习惯了在这个安静的城市里行走的自己。

看微信群里消息才得知,今天的早餐是牛肉面!面食对山西姑娘的我来说根本就是无法抗拒的诱惑,可是无奈已错过了早餐时段,饥肠辘辘的我,试着给驻地的宗老师发消息,问问是不是还有牛肉面。回复的居然是还留了一份!哈哈,好幸运,我吃到了最后一碗牛肉面,一秒光盘的我略显尴尬…但着实让自己觉得心满意足!

有几件有意思的事情想记录下来。

昨天下午收治了一位90岁高龄的老奶奶,戴着小巧的老花镜,慈眉善目的样子,很可爱。我和胖姐费好大的力气才把她扶到床上躺好,刚出病房的门准备去忙别的了,一扭身,老太太就跟在我们身后,用一口浓重的武汉口音在碎碎念:“这不是我的房间哎,小闺女,带我去找我的房间。”胖姐不厌其烦的给她讲解,并劝导她戴上口罩,然后把她扶回病房。不一会儿,就又看到这位可爱的大娘“溜号儿”了,如此反复,胖姐无奈,只能牵着这位倔强的大娘在楼道里“遛弯儿”,老太太嘴里一直碎碎念,外地人的我们着实听不懂她在念叨什么……虽然我们都在马不停蹄的忙碌,但看到这个画面,心里还是莫名的感到温馨。好吧,我承认,我想起了我的奶奶,那个已经离开我好多年的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太太……

昨天有好几个病人都康复出院了,接班的时候恰好赶上社区的车过来接他们。我和淑娟负责“护送”他们下楼,我打趣的说:“来,各位患者朋友排好队哈,像小朋友放学一样,排队回家啦!有社区的老师来接你们啦!”大爷大妈们都眯着眼睛笑,隔着厚厚的口罩都能感觉到他们嘴角上扬的样子!我和淑女娟也隔着护目镜相视一笑。那一瞬间,惬意,温暖,还有感动!我想这些可爱的患者朋友们,也是我们应该致敬的人,你们辛苦了!恭喜你们,可以去拥抱家人,可以去自由呼吸啦!

对了,昨天还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煊式表白”。平日里不善言辞的老公,默默的写下了他独有的武汉日记,日记的内容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记录了每日疫情的变动,用心独到的他还做了自己的推算,预计我可以回家的日子……小安七也习惯了妈妈不在身边的日子,每天挂在嘴边的话都是,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白衣天使加油!看到你们两的消息,心里万分欣慰,此生拥有你们,才是我最大的幸运!

窗外的高架桥上,车子明显多了,我仿佛看到了武汉车水马龙的样子。听说,武汉大学的樱花开了,应该很美吧,我一定要去看一趟樱花,摘掉口罩好好的闻一闻那屡清香......

快了,应该快了,马上就要胜利了,对吧!

(图文/郝成丽;编审/任晓辉)

上一条:【援鄂手记】天使以诗送祝福,情暖患者
下一条:极速体育直播第二医院党委举行疫情防控一线医护人员入党宣誓仪式